藝術收藏家為何願意一擲千金

Av101最新訊息列表│瀏覽:246

  當一群富有的投資者競購某項資產時山水畫,他們肯定特別清楚這項資產值多少錢嘍?佳士得(Christie's)總裁尤西•皮爾卡寧認為確實如此。上周一晚,皮爾卡寧以1。794億美元的價格把畢加索(Picasso)的《阿爾及爾的女人(0版)》(Les Femmes d’Alger(Version O))拍賣給了一位匿名買主。  “人們有時認為購買藝術品是一種無用的占有,但這些競標者很了解標的的價值,他們是經過深思熟慮才做出決定的,”皮爾卡寧後來向我保證說。他強調稱,買家對畢加索畫作最後報價時,小心翼翼地每次只加價50萬美元。上周一的紐約拍賣會上成交了34件20世紀藝術品,成交金額達7。06億美元。  隨著倫敦和紐約拍賣會屢次拍出破紀錄價格,藝術品越來越被當做金融資產對待。56歲蘇格蘭藝術家彼得?多畫伊格(Peter Doig)的《沼澤地》(Swamped)上周一晚以2590萬美元成交。億萬富豪們飛往巴塞爾邁阿密海灘藝術博覽會(Art Basel Miami Beach),從大型畫廊購進作品,私人銀行家們告訴客戶要提高資產配置多樣性,增加藝術品配置;著名作品堆滿了日內瓦的自由港倉庫。  但畫作不是證券。任何一件藝術品的金錢價值仍像蒙娜麗莎(Mona Lisa)的微笑一樣不可知曉、難以確定。正如經濟學家威廉•鮑莫爾(William Baumol)30年前所說,畫作的價格“或多或少無目的地上下波動……那些把這些藝術品視為‘投資’的人們的行為,會進一步加劇這種波動”。那些尋找金錢意義上內在價值的人,必須把眼光轉向別處。  盡管我們不知道誰買走了上述畢加索作品,除了他或她有強大的財力,能以1。79億美元買下一幅難以在市場恐慌時以同樣價格售出的作品之外,我們還可以推測其動機。真正價值在於,擁有一副泰特博物館(Tate Museum)或者蓋蒂博物館(Getty Museum)將願意公開展出、也能在私下裡讓自己和其他人嘆服的畫作。  要證明自己是既有文化品位、又富有到買得起畢加索重要作品的那類人,唯一方式就是購買一幅畢加索重要作品。拍賣行的生財之道就是,把作品短暫地向你展示,同時又向其他競購者提供購買這幅作品的機會。皮爾卡寧談起世界上那些終極藝術收藏者時說,“他們會突然說,‘我再也得不到這個機會了’,然後就一鼓作氣把它買到手了”。  藝術品“對那些能夠從審美享受方面獲得很大回報的人來說,是非常合理的選擇,”鮑莫爾總結道。經濟學家約翰•皮卡德•斯坦(John Picard Stein)在1977年寫道:“畫作產生的任何超常表現,都可完全歸功於它們提供的觀賞樂趣,這是投機者們所理解不了的。”  除審美方面的回報以外,還有社會地位方面的回報。購買藝術品在提高社會地位方面的價值——被邀請參加畫廊和博物館晚宴,被當做具有優雅品味的人士對待——是有吸引力的。去年接受會計師事務所德勤(Deloitte)調查的收藏者中,有61%的人承認這一動機。  金錢回報是含糊不清的,盡管有人努力對大量資金流入藝術品給出合理化解釋。歐洲藝術基金會(European Fine Art Foundation)數據顯示,去年全球藝術品成交額升高至510億歐元,超過了2007年前一次高峰的480億歐元。這一金額跟294萬億美元的全球金融資產相比微不足道,但需要得到經濟上的合理化解釋。  這很難辦到。20油畫03年至2013年,追蹤拍賣會成交作品價格的梅摩藝術品指數(Mei Moses All Art index)上升了7%,略低於標普500指數(S&P 500)的升幅(當代藝術品的回報率更高,達到10。5%)。近幾十年來,以某些指標衡量,藝術品的表現要好於債券,但人們有理由對此質疑。  其一,衡量已出售和後來在拍賣會上再出售的作品的金錢回報,忽略了那些可能因為價值下降而一直再未露面的作品。其二,藝術品市場的流動性極低,極端不透明,沒有任何一幅畫作跟另一副畫作完全一樣,哪怕是同一位藝術家的兩幅作品。其三,交易成本極高——拍賣行向買家收取約為成交價20%的費用。  藝術品市場最奇怪的一點(奇怪的地方還有很多),是最富有的收藏者承擔了最不可預測的金融風險,至少在拍賣會上出價競購而不是通過畫廊私下裡購買時是如此。長期來看,《阿爾及爾的女人》等大師作品往往表現不佳,而更冷門的畫作反而更有可能帶來穩定的回報。  大師作品可能失去吸引力——戰後藝術品眼下受到熱捧,而更早的藝術品則熱度降低。多伊格的風頭已蓋過了達明•赫斯特(Damien Hirst),但多伊格的畫作《沼澤地》的買主不清楚這一局面能否持久。經濟學家梅建平和邁克爾•摩西(Michael Moses)在一份有關1955年至2004年藝術品價格的研究報告中發出了警告,稱“投資者不應過度痴迷於大師作品,他們需要謹防出價過高”。  又或者並非如此。藐視概率,公開報出一個氣壯山河的價格,最後將一幅眾人景仰的畢加索畫作收入囊中,這就足夠了。“站在畫作面前,讓人們知道你是買主,這種感覺千金難買,”紐約藝術品咨詢Artvest的聯合創始人傑夫•雷賓(Jeff Rabin)表示。  毫無疑問,《阿爾及爾的女人》是一部非同尋常的藝術作品。它是否能成為一項非凡的投資則是另一回事。對競價者而言,這可能並不重要。

回Av101最新訊息列表

0所有文章皆由程式自動從網路抓取,所有權皆該屬文章擁有者。